《复联》导演监制却彻底不提,王大陆主演的新片踩中几个雷区?

数量骤减的国产奇幻片,还是打不破“不受待见”的市场困局。

文/七月

不太符合预期的市场表现。

实际上,《超级的我》曾经先后入围过第9届巴黎国际奇幻电影节等多个海外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嘉奖,再加上影片之前有着罗素兄弟监制这一“大招”,市场对这部奇幻片抱有一定的内容信心,在上映首日给到了《超级的我》仅次于《我的姐姐》和《哥斯拉大战金刚》、差距并不算太大的17.2%排片占比。

然而,与起点不错的排片占比相反,《超级的我》上映首日仅收获了330万的票房成绩,次日便被其他已上映近10天的影片反超。仅千万的预测票房成绩也说明了这部奇幻片无疑是遭遇了扑街。

究其原因来看,这除了有着积压了多年的《超级的我》与当下观众的审美有“时间差”这一内因影响之外,更多的是外因影响:不仅影片在上映初遭遇了口碑崩盘未能进行快速补救,完全放弃了罗素兄弟监制这一“加成”在影片的市场表现出现失利之后也变成了信心不足的暗示。

尤其是,如今的市场和大众对奇幻片的包容度早已不再是前几年的“照单全收”了。尽管近几年奇幻片较为少见,也并未让观众对这类影片有更多的信任,所剩的市场空间并不多。所以,《超级的我》面对的是更加苛刻的大环境。

1

名导监制的优势变劣势

市场泡沫的破灭。

实际上,《超级的我》这部国产奇幻片之前的最大吸睛之处在于,影片是由好莱坞导演罗素兄弟所监制的。而罗素兄弟曾执导过《复仇者联盟3》《复仇者联盟4》等带有奇幻标签的好莱坞大片,这些影片都在国内市场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当然,也正是因为有着罗素兄弟监制这一“加成作用”,当时的市场和大众对《超级的我》的奇幻内容有了更多的期待值。

只不过,从如今《超级的我》的实际表现来看,豆瓣5.2分、猫眼8.0分和淘票票7.8分的大众评价,已经能够说明影片的内容是没有达到及格线的。但有所忽略的是,在《超级的我》的具体宣发过程中,并没有提及“罗素兄弟监制”的相关字眼。

《超级的我》完全抛弃了“罗素兄弟监制”这一宣发优势,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今年才能上映的影片没能吸引到更多观众的关注。尤其是,影片本身的宣发动作并不多,基本没有产生多少影片相关的热度。

不仅如此,《超级的我》这一“去名导监制化”的动作,反倒给了市场和大众一种片方自身对影片内容信心不足的暗示,在影片上映首日出现了票房成绩与排片占比倒挂的问题之后,也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

从《超级的我》的预测票房成绩仅有千万、上映次日的票房成绩便被已上映10天的影片反超来看,这部国产奇幻片基本上只能以失利告终。然而,从影片的制作配置和阵容来看,这样的结局是十分遗憾的。

对比之下,《超级的我》与吕克·贝松监制的《勇士之门》有着很多的类似之处。同属奇幻题材的两部影片都没能因为拥有名导监制的光环而避免市场表现的失利,甚至《超级的我》还自己摘掉了这一光环。

值得注意的是,《勇士之门》于2015年开机,野蛮发展的国内市场正激发出了不少泡沫,吕克·贝松监制能带来可观的大众关注度,恰好符合当时关注流量的市场规律。由此来看,《超级的我》也属于这一范围。毕竟,于2018年开机的《超级的我》处于市场泡沫还未完全消散的时间段内。

2

积压作品的“时间差”问题

错失弥补的时机。

由于《超级的我》是在2018年开始制作周期的,并有过在2019年6月定档的经历,这部国产奇幻片实质上属于一部积压影片。正是因为如此,至今才能上映的《超级的我》首先需要面临的一大考验便是,影片内容能不能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变化。

当然,今年的市场上不止《超级的我》一部从2018年积压至今的影片,已经上映的《日不落酒店》《合法伴侣》等影片也在这一范围内。所以,这些影片也或多或少地都会遇到与《超级的我》类似的内容压力。

不过,从《超级的我》目前获得的票房成绩和大众反馈来看,影片内容与当下观众的审美之间确实存在着不小的“时间差”。问题在于,《超级的我》的片方和宣发方并没能针对影片的这一“时间差”积极地采取动作来应对。

至少影片上映前,《超级的我》的片方和宣发方没有对有所“过时”的内容设定进行较为充足的宣传铺垫,略安静的映前宣发某种程度上让观众把这部积压影片当作时下新片来看,相应的评判标准便会更为严苛。

此外更值得关注的是,《超级的我》上映之后基本上立马出现了口碑崩盘的问题,但片方和宣发方的应对动作却也出现了“时间差”,并没能快速反应以降低更多的损失出现。

实际上,从以往积压影片遇到的同样情况来看,想要减小口碑崩盘给票房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影片的片方、宣发方快速地进行相应的口碑控评动作。比如,主创现身解释“影片为什么是这样的内容设定”等主动发声在今年较为常见。

对比来看,《超级的我》基本上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弥补时机:不仅片方、宣发方没有在口碑出现票房“反噬”的瞬间立即进行口碑控评动作,还曾在微博上推出了一次在线退票的活动,虽然该活动已经被取消,但也并不是较为合适的应对之法。

显然,《超级的我》在对待积压作品的“时间差”问题上,几乎没有避开相应的雷区,如今的市场表现也似乎并不出人意料。

3

备受挑剔的奇幻类型片

失去了观众信任和市场空间。

回看近几年的国内电影市场,市场升级、观众升级从2019年开始有了较为具体的体现——完全以视听体验为先的影片想要突围的难度增大,更多的是内容类型优先、情感共鸣优先的影片不断突围成功。

从《哪吒之魔童降世》凭借“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爽感成为2019年的票房冠军,到《你好,李焕英》通过母女亲情产生的大众共鸣成为国内市场上总票房第二的影片,对比之前的《唐人街探案2》《速度与激情8》等影片稳坐全年TOP3,已经能够看出这一变化。

其中,以《超级的我》为代表的主打奇幻类型影片,不仅没能扭转巅峰之后的下滑趋势,还基本上成了以视听体验为先的影片中走下坡路最明显的一类。即使是破10亿的《刺杀小说家》,从影片的制作质量和投入成本来看依旧没逃离亏损的困境。

实际上,在2018、2019年以后的市场上,奇幻片在数量和票房体量上均有断崖式的下滑,比如勉强破亿的《赤狐书生》、大投资的顶级IP《征途》直接转网发行。反倒是网络电影近几年的大热类型题材中,始终有奇幻的身影出现。

不难发现,奇幻片所面临的市场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奇幻片的影院视听体验已经出现了贬值、不再是吸引大众的点,观众在线下观影这类影片时往往有着更加苛刻的评价标准,却对线上观影这类影片有着更多的接受度和包容度。

究其原因来看,主要是2015年左右《捉妖记》《寻龙诀》等票房成绩喜人的影片不断出现,达到了奇幻片的巅峰,但在此之后长达5-6年的时间里,垒起泡沫的奇幻片迎来的是一路下滑,市场上大量出现了《封神传奇》等扑街的奇幻片。这逐渐积累起了观众的反感。

尽管近几年的市场上奇幻片较为少见,但也没出现能够扭转局势的佳片,大多数奇幻片还是属于不及格的范畴。至少从观众的角度来看,对奇幻片的信任度已经明显不足,短时间内不能轻易地被打破。再加上,奇幻片不断重复的内容设定也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审美疲劳。

由此可见,对于积压几年的《超级的我》而言,即使抛开内容本身的问题和后期的口碑维护不到位不看,如今的市场和大众也并没有对其呈现出更多的友好态度,票房成绩平平是在情理之中。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星空影院,星空伴你快乐!

© 2021 www.iwsky.cn  E-Mail:星空电影,星空影院  湘ICP备14016581号-1

星空电影统计代码

观看记录